主页 > 香港马会资料济民救世网 >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揭晓陕西作家陈彦《主角》获奖
发布日期:2019-08-26 23:14   来源:未知   阅读:

  陈彦的《主角》是继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第三届)、陈忠实的《白鹿原》(第四届)、贾平凹的《秦腔》(第七届)之后,陕西作家第四次摘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8月16日在北京揭晓,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李洱的《应物兄》5部作品获奖。据悉,今年共计有234部作品参评第十届茅盾文学奖。

  陕西作家陈彦此次喜获茅奖,被认为是文学陕军的新收获。他的作品《主角》被认为是一部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一个以中国古典审美方式讲述的寓意深远的“中国故事”。其实,《主角》在入围茅盾文学奖之前,已先后获第三届“施耐庵文学奖”、第三届长篇小说(2018年度)金榜作品等多个奖项。

  陈彦,1963年生于陕西镇安,一级编剧,现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文化部优秀专家,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

  著有《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装台》《主角》等多部优秀作品。

  三次获“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编剧奖”,三度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创作电视剧《大树小树》获电视剧“飞天奖”,《装台》获“2015中国好书”文学艺术类第一名,获“首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多次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首届“中华艺文奖”获得者。《主角》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

  长篇小说《主角》首刊于《人民文学》2017年第十一期头条,2018年1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作者借写一个秦腔演员的成长史,反映了改革开放40年社会经济发展生活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史,在复杂世相的宏阔画卷中,熔铸照亮吾土吾民文化精神和生命境界的“大说”。

  记者:首先感谢陈彦老师接受我们的专访。获得这样重量级的奖项,现在有何感受?

  陈彦:我更想说的其实是感谢。我真诚地感谢这块土地对自己的养育,我二十多岁到西安工作,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近30年。衣食住行全靠这个城市供养,我对这个城市感情的深度与浓度,都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我的创作内容,如果没有这块土地提供生活的基础和养分,是写不出来的。所以不管是过去的《装台》还是《西京故事》,还是今天的《主角》,这块土地对我而言是最为重要的,它给我提供了鲜活的养料。

  陈彦:《主角》创作时,我在陕西省行政学院工作,学院的干部职工给予我很多关怀,所以小说写得很顺利。这个小说的写作是在秦腔这个有上千年积淀的传统文化基础上,我又在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工作了20多年,从做专业编剧到院长,始终在接触各个时期的秦腔,包括传统秦腔和现代戏秦腔等。在研究秦腔的历史文化过程中,与许多艺术家经常打交道,积淀很深厚。

  从内心来讲,如果仅仅写一位秦腔艺人的励志史和成长史,20万字就可以很完整,但我当时想表达自己经历社会、逐渐深刻后的认知变迁。我要找到一个切口来叙述,于是我找到了一个秦腔舞台,在秦腔舞台上找到一个主角,再经由这个舞台发散到整个社会舞台,进入更广阔的社会生活,包括改革开放40年的进程、人们内心的变化等。

  总的来说,我当时是有一些野心的,希望表现得更宽阔、更博大一些。因此小说有些场面很宏大,看起来在说演戏,其实并不仅仅是演戏。它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窗口和舞台,有时它和戏剧的舞台是结合的,有时候并没有结合,但这些人物又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平台上演绎着不同于戏剧的生活,这些东西相互印证就完成了我对改革开放40年历史进程的一种叙述。

  《主角》不仅仅是一个演员的奋斗史,不仅仅是一个秦腔团的历史,在我创作初期就有这么一种想法,但我不愿意把这个切口拉得很大,切口太大容易写得空洞,所以我找到这个舞台来折射大的舞台。当然,如果读者读后仅仅看到演员的奋斗,也可以,也挺好,文艺作品就是一百个人读就有一百种解读。

  记者:您目前担任中国剧协副主席,会接触到很多戏剧创作。这次获得茅盾文学奖后对您未来创作产生怎样的影响?您会更偏向于文学创作还是戏剧创作?

  陈彦:我调到中国戏剧家协会工作,感觉是一次专业的回归。我搞了几十年戏剧创作,这里给我提供了更高的学习平台。我目前的工作和我研究的领域非常吻合,因此对我来说,做好现在的工作就是在深入生活。所有的生活对一个作家而言都是有价值的。现在有几个题材,但我内心还在波动犹豫,找到好的表达方式就会动笔。

  戏剧创作和小说创作并不矛盾,未来戏剧和小说我会兼顾。国内外有不少作家既是小说家也是剧作家,莫言也写戏剧,早期的老舍等人也都是既写戏剧又写小说。

  陈彦:我写了西安一个家庭40年的生活演进,主人公是一个卖了四十年葫芦头的倔巴老汉。故事讲述了几十年长安生活的一种变迁,是写长安人的那种忠厚。

  这是我“向西安致敬”的作品,致敬西安人的西安精神。我在作品里努力塑造这种精神,不知道大家是否能感受到我的这种感受,这个要等作品出来后再讨论。这是我给这个城市写的话剧,也算是对这座城市生活特质与精神脉相的一次概括。

  贾平凹(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我很高兴!衷心地祝贺咱们陈彦!这是陕西的光荣,是对陕西更年轻的作家的激励啊。期待下届还有咱陕西作家获奖。

  肖云儒(著名文化学者、文艺评论家):我在武汉得知此喜讯,作为一个老朋友,不仅立即发了短信,还打电话对陈彦的获奖表示诚挚地祝贺。

  陈彦获此奖,印证了陕西文学重镇的实力和生命力。由此证明,陕西文学界几代文学家所坚守的“关注底层百姓的生活、深入老百姓的生活,并且描写他们”这条道路是非常有生命力、非常正确的,也证明了陕西作家一直秉持的开放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是有生命力的。

  陕西四个获得茅盾文学奖得主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陈彦,他们所秉承的都是在现实主义传统基础上的现代改造和开放式改造。再一次表明了陕西作家、艺术家在文学事业上所显示出的个人品格和个人力量的强大,这些作家都不是完整的科班出身,他们是靠自己的努力、克服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所长,而不断战胜自己、超越自己,他们都写得很苦,甚至很壮烈,但他们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大家对陕西作家可能都有一个固定印象,认为他们是本土的、思想有点儿保守的,或者总以传统手法写作的一类作家。而陈彦的获奖又一次证明,以生活为土壤、以传统为基础上的开放型的写作,吸收了最新的世界文学成果,才是陕西作家真正的路子,这个路子也是有生命力的,是对的。

  陈彦作为一个剧作家,不但会解构故事,而且他创作的唱词也非常有文学感,陈彦在文学素养上是当下中国戏剧界的翘楚。除了散文、小说、戏剧,陈彦在书法方面也极有定力,在写作过程中广泛研究、开放式吸纳各方面审美经验。

  我非常高兴,虽然不是我得奖,但好像我也获得了一份荣耀一样,单双王!我生存了五六十年的这块土地竟然是这么丰腴的一块文学土壤,我自豪、喜悦。

  方英文(著名作家、陕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看见陈彦《主角》获茅奖的消息,我立马转发朋友圈。然后给陈彦发了五个红色“贺”字。他回复“谢谢英文兄啊”,后缀了六个拥抱表情包,哈哈。

  陈彦是我镇安同乡,又是好友,他取得如此成就,我情不自禁第一时间想要分享。想起三十五年前我大学刚毕业分配到商洛艺术馆工作,腊月回镇安过年时在镇安文化馆第一次见陈彦的情景一个浓眉大眼的帅小伙,说人言事极为生动,处处流露着戏剧性和喜剧性,特别好玩儿!他那时在县剧团工作,宿办合一的床头上码着《莎士比亚全集》,二十出头编剧的《丑家的头等大事》汇演时就引起轰动。

  后来我们先后调到西安,他从事戏剧,我编辑报纸,经常见面,无话不谈。我亲眼见证了他的事业扎扎实实日上层楼。

  我以为他是一个文以载道的剧作家、作家,坚守高台教化的文艺理念。但他并不概念化,而是不忘平民身份,从生活、从最细微的民生里汲取素材和营养。《主角》就是这样的作品,通过一系列普通的艺术劳动者形象的生动描绘,旁及社会各个阶层各个层面,从一个侧面折射出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人的辛酸苦辣,进步与遗憾,光明与暗影,是一部正能量佳作。

  顺便说一句陈彦的人品:敞亮礼仪,踏实自律,钻研学问,亲和风趣,有士人气质。

  去年,我曾和陈彦通过一次电话,我说《主角》可以作为一部文学的教科书。《主角》不是陈彦的顶峰之作,看他的实力,还会有更好的作品献给读者。有人说过“陕西是中国文学的首都”,《主角》使陕西文学的天空更加星光灿烂。

  茅盾文学奖是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近40年来一直深受文学界的重视和全社会的关注,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也成为我国长篇小说创作成就的重要标志。《主角》荣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是“文学陕军”又一次问鼎中国长篇小说最高奖,是具有史诗性质,具有陕派文学气象的重要成果。

  在此前的九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中,我省推荐的作品,已有3部作品获奖。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主角》一问世,就被广大读者所喜爱,大家普遍认为《主角》是一部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是一曲以中国古典的审美方式讲述“中国故事”的秦声秦韵。《主角》叙述了秦腔名伶忆秦娥近半个世纪人生的兴衰际遇、起废沉浮,及其与秦腔及大历史的起起落落之间的复杂关联,是熔铸照亮吾土吾民文化精神和生命境界的“大说”。《主角》丰富复杂的故事情节,鲜活生动的人物群像,方言口语的巧妙运用,体现出作者对生活的熟稔和叙事的精准与老到。

  作为刚刚入选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的《主角》,今次又获笫十届茅盾文学奖,是省委、省政府重视文学陕军再进军的又一成果,也是你长期积累厚积薄发的结果。好的文学作品不仅是评出来的,更是读出来的,一部作品在读者的深入阅读中才能不断获得生命。